东北剿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东北剿匪总司令部
东北剿匪
地点 中国东北地区
结果 中共胜
参战方
东北人民自治军/东北民主联军
西满军区
东满军区
北满军区
中华民国政府名下的地方武装、杂牌军
伤亡与损失
死亡12539人、受伤18568人、被俘36601人、投降11782人[1]

东北剿匪第二次国共内战初期,中国共产党军队为消灭东北地区国民政府支持的各类武装开展的军事行动。据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统计,中共军队进入东北“剿匪”后:主要作战1303次,击毙12539人、击伤18568人、俘虏36601人、受降11782人[1]

背景[编辑]

国共内战期间,国共双方均将对方贬称“”。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国民政府中国共产党开始争夺东北地区的控制权。大批原效忠于满洲国及日本政权的人物选择投靠于国民政府。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统计,1945年12月,东北全境有土匪10万人左右。中国共产党所称的“土匪”通常是依附于国民政府的地方武装杂牌军等,军队名称有“地下军”[2]、“光复军”、“先遣军”、“挺进军”、“忠义救国军[1]等。据不完全统计,国民政府在东北地区组织的“匪伪系统”有16个,任命32名总司令、总指挥,32名军长,158名师长[2]

当时东北总计有154个,他们掌握一百多座[3]即半数以上的县城和乡村山寨,在北满掌握的县城则超过了三分之二[1]

剿匪经过[编辑]

1945年底,中共中央东北局提交给中共中央的《对满洲工作几点意见》中,承认中共军队无法“首先独占三大城市及长春铁路干线以独占满洲”,认为应集中兵力在锦州沈阳前线给中华民国国军以打击。“同时,将其他武装力量及干部,有计划地主动地和迅速地分散到北满、东满、西满,包括广大乡村、中小城市及铁路支线的战略地区,以扫荡反动武装和土匪,肃清汉奸力量,放手发动群众,扩大部队,改造政权,以建立三大城市外围及长春铁路干线两旁的广大的巩固根据地。”中共中央赞同了这份文件内容[3]

12月28日,毛泽东在《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中指出:“我党现时在东北的任务,是建立根据地,是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军事政治的根据地。”,“将正规军队的相当部分,分散到各军分区去,从事发动群众,消灭土匪,建立政权,组织游击队民兵自卫军,以便稳固地方,配合野战军,粉碎国民党的进攻。”[3]

1945年末至1946年上半年,中共军队重点清剿西满、东满、北满的大股土匪。1946年春季后,土匪人数减少。但在1946年6月后,仍攻占了中共政权控制的东宁东安同江萝北县城,并试图支援中华民国国军的军事行动,会师哈尔滨[1]。土匪洗劫萝北、依兰县时,将包括萝北县长在内的县委、县政府干部集体枪杀。中共依兰县委书记的妻子遭强奸后上吊自杀[3]。后在中国共产党和东北民主联军的大力清剿下,土匪活动由大股转为小股分散袭扰[1]

1946年3月,苏联军队逐步撤回国内,中华民国政府向东北地区增兵。5月,中共军队撤出四平、长春。各地相继出现反抗中共政权的暴动,如“牡丹江暴乱”、“通化暴动”等[2]。6月1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四平战役后东北形势与任务的指示》,试图以“彻底剿灭土匪,解决土地问题”,最终解决中共危机。6月12日[2],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在《关于剿匪工作的决定》中指出:“北满—特别是合江及牡丹江地区,为我党在东北最基本的战略根据地。因此,必须争取在最短时期内,坚决彻底地肃清土匪,发动广大农民,建立巩固的后方,以支持长期斗争”。“所有剿匪区域,必须发动群众。因此应有计划地抽调千余干部组织工作团,经过动员、解释,使大家深切了解东北的斗争是长期的、残酷的,国民党反动派有其后台老板美国帝国主义的支持,他还有力量。还会继续运兵来,扩大内战。今天敌我力量的对比,从武器装备、兵员补充、物资供应等方面讲,应该承认还是敌强我弱的形势,因此不仅现在大部分大城市已经失掉,而且应估计到将来还会失掉一些。我们不应该存侥幸心理等待和平到来,而应有长期斗争的决心和具体准备。今天我们在东北的民主斗争,远非昔日在华北之民族斗争。过去是民族敌人,而今天的敌人是有强大的美国帝国主义支持的国民党反动派。后者在东北不仅有敌伪残余、地主豪绅的支持,而且在东北人民中还有其正统的影响,因此,我们存民主统一战线内部,必须更加依靠基本群众和团结一切民主力量,而其中最基本的是经过极其艰苦的工作,发动占人口中最大多数的农民,使之真正在经济上、政治上翻身,并拿起武器积极剿匪、反对国民党的进攻,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建立强大的人民武装,造成人民战争,才能缩短敌强我弱的距离,使我党我军在东北最后立于不败之地。[1]

7月1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发出指示,要求主力部队各师(旅)按已划定根据地的区域“各派出约三分之一的兵力去打匪和做群众工作”,要求各党政机关“各抽出约五分之二的干部,不分男女,不分资格,一概下乡做群众工作,创造我们在东北的立脚点”,“各地必须对于剿匪作出全面的计划,必须区分轻重缓急,集中力量实行各个围歼与穷追,以求俘获与追剿,务必避免兵去匪来的现象,打跑了土匪不算完成任务,只有消灭了土匪才算完成任务。[1]

国民政府方面为应对己方不利局面,8月,负责东北地区军事的机构——东北保安司令部规定:“各省划区宣抚、化装潜入,秘密工作”,“设立前进指挥所,统一收编各地下军”,地下军在长春不得设办事处,各部队队长“必须在敌区工作”等。至1947年4月,中共已经基本消除北满地区土匪[1]。5月,中共基本肃清东北解放区的土匪[2]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前,中共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了东北地区土匪问题。9月5日,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发布第15号匪情通报,要求各地继续清剿残匪。11月辽沈战役结束时,东北人民解放军已攻占东北全境。标志中华民国政府对东北的管辖彻底结束。1949年1月15日,黑龙江省合江省嫩江省联合召开剿匪会议,建立统一的剿匪指挥机关,近一步清剿残匪[1]

主要剿匪斗争[编辑]

知名“匪首”[编辑]

姓名 抓获、俘虏时间 职务 简介 备注
崔大刚 东北救国军第二军军长、第六路军第三军军长,中将[2] 1946年9月10日,在哈尔滨姜鹏飞李明信一同被处决[4] 普遍存在军衔“虚高”问题。当时做为东北地区军事负责人的杜聿明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司令官)最高军衔仅为中将
张乐山 东北第二纵队第二支队司令[2] 即《林海雪原》中的“座山雕”[2]
姜鹏飞 1946年8月26日 陆军新编第27军军长、中将 1946年7月潜入中共控制的哈尔滨,与李明信策划“八二八暴动”。暴动前,姜鹏飞在哈尔滨光复饭店,被抓获[2]
谢文东 1946年11月20日 合江省保安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官、东北挺进军第15集团军总司令、中将(或称上将[2] 北满四大旗杆之一。1946年12月3日,在勃利县处决。
李华堂 1946年12月12日 东北挺进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上将[5] 北满四大旗杆之一。在林口县刁翎[5]被俘后,摔死[2]
张雨新 1946年12月5日 东北第十五集团军挺进军总指挥、中将[2] 北满四大旗杆之一。在依兰县附近被俘[5]
孙久荣 1947年3年26日 第十五集团军第二军军长、中将[2] 北满四大旗杆之一。在猴石山被俘虏[2]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苏亮. 解放战争时期东北剿匪情况汇编. 编辑:臧淼. 牡丹江新闻网,来源:牡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管理处. 2013-04-03 [2017-04-06] (简体中文).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记者:黄金生. 白山黑水间的东北大剿匪. 搜狐网. 2015-01-08 [2017-04-10] (简体中文). 
  3. ^ 3.0 3.1 3.2 3.3 史宗义. 解放战争初期东北的大剿匪.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02-22 [2017-04-06] (简体中文). 
  4. ^ 战胜者与战败者. 责编:杨箫含、周斌. 人民网-文史频道. 2014-08-08 [2017-04-10] (简体中文). 
  5. ^ 5.0 5.1 5.2 苏亮. 方强林海剿匪记. 编辑:臧淼. 牡丹江新闻网,来源:牡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管理处. 2013-04-03 [2017-04-10]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