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宗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周宗鲁
出生 1928年
逝世 2016年6月14日
死因 器官衰竭
籍贯 山东省胶县
职业 矿工、牧师
知名于 幸存于海山一坑矿灾

周宗鲁(1928年-2016年6月14日),籍贯山东胶县,是1984年海山一坑矿灾的幸存者;当时,他被困在矿坑中长达93小时并因此被迫吃人肉维生,他后来成为一位牧师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周宗鲁出生于1928年,籍贯山东胶县。在海南岛战役万宁之战中,他是突围惟二生还者之一[1]。后来,随者部队驻防台东,他在当地认识身为鲁凯族人的妻子;1963年,他以步兵上士之位阶退伍[2]。其后,他曾在学校担任工友,复任职于台东荒地开发队,并在基隆以贩卖渔获维生,后于瑞芳煤矿海山煤矿挖矿[1]

灾变[编辑]

1984年[a]12月5日,周宗鲁自三峡镇清洁队完成工作后赶赴海山一坑上工[4],并在上午11时27分进入矿坑,后抵达距坑口有三千一百左右、位于最底层的七本东坑道[b][6]。不久,坑内突然传来一阵巨响,周宗鲁与同伴们一个个跪地祈祷;有的叫土地公妈祖,他则喊耶和华;但是,众人在一阵热风袭来后纷纷倒地[2]

周宗鲁清醒后发现周围乌烟瘴气、空气坏热、落石遍地,十余个同伴则无动静,自己则幸运找到风管,拉破洞猛吸[2]。饥饿的他先试着啃食坑道中相思木架树皮,但吃不下,只好拿矿工锯割身旁死去同伴的人肉[4]。割了林瑞秤(四十八岁)的小腿腹、陈国器(三十三岁)及吕金德芳(五十岁)的大腿侧肌肉[7],口里要他们原谅,之后又获得水源,精神渐恢复,开始在石砾上爬坡跋涉[2]

在灾难传出后,矿坑坑口挤满了数百名矿工家属[1];周宗鲁的家人在见到一批批罹难者被送出坑口后逐渐对其生还可能失去信心[8]

获救[编辑]

12月9日上午7时,林和雄、游煌义等七位协助援救者由本卸进入坑道清理落磐,以清理出一条可以容纳人员爬行的通道。9时30分前后,他们在离坑口约一千四百米处的再卸坑联络道附近发现前方有忽明忽暗的灯光;在听闻周宗鲁发出的微弱求救声后,他们立刻向坑外抢救中心要求增派台车及人员入坑。10时前后,周宗鲁被以台车送出坑口至板桥市亚东医院救治;他在一路上被以纱布蒙住双眼,同时装以人工呼吸器及注射强心剂急救。[9]

此后,周宗鲁因成为少数幸存者[c]而成为众人瞩目之新闻焦点,并在受访时不断告诉访客其求生经过;为此,其病房门口随后挂起写有“谢绝访客”字样之告示,并由其妻女在门口一一答谢访客。[10]

12月10日,周宗鲁在森严戒备下接受检查,同时对记者坦承在坑内食人肉维生之事,并对其四周部署警卫一事提出疑问;此外,甫自马尼拉参加国际外科学会返台之外科医师施纯仁亦至病房探视。[11]

调查[编辑]

12月11日,矿务局技正吴坤玉入坑勘察,并发现被周宗鲁吃过的三具尸体。次日凌晨3时27分,该尸体被运出坑道由杨日松进行检验;同时,台北县警察局局长姚高桥派出将近一百名警员在验尸现场外围卅米围起两道人墙,并在四周屋顶派人警戒。一小时后,验尸工作完成;三名矿工的家属对死者尸体被毁损[d]均无异议,并将之领回安葬。[7]

吴坤玉在率领技术人员到坑底三千多米的七本东坑道内时,发现周宗鲁所携的炸药仍留在该处;也在坑道内第一爆炸现场找到一些一非矿方所有的疑似爆裂物品[13]。该日,周宗鲁对记者否认自己是爆破工,并辩称该消息为外界谣言[14]

三次煤矿灾变发生的时间都在中午交班,为坑道内矿工最多的时刻;且离坑道口不远的地方,皆为爆炸落磐最严重处,完全阻绝矿工的逃生之径。这些“巧合”让情治单位怀疑是否有故意破坏的人为因素[e],在11日也派员到海山一坑煤矿搜证,与调查周宗鲁的背景。[3][5][14][15][16]

矿务局人员怀疑周宗鲁的逃生路线不能通行,对他自述在再斜道五坑道睡了两天的说法也感到怀疑,再来对周宗鲁没有窒息也啧啧称奇。矿务局表示矿坑发生灾变时,坑内便会弥漫瓦斯。依人类的直觉性反应,遇到紧急状况总转身往坑外跑,却往往吸入过多上升的有毒气体死亡,如煤山煤矿罹难的矿工大多数就是在此状况下丧生。[6]

海山一坑兴盛时,周边商店林立、镇上热闹繁荣,矿难后一夕变样[1]
1988年封坑的海山一坑由行天宫庙方改成横溪恩主公护理之家,于2016年营运[17]
横溪恩主公护理之家保留矿场部分遗址,如主坑道牌匾、入口拱门[17]

1985年1月16日上午9时20分,周宗鲁陪同检察官、刑事警察局、矿务局下坑,查证他的逃生路线,包括何处接水、在哪边吃人肉等。坑道内大落磐即有四堆,最大有四十米长,通行相当困难。矿工许水来仍不知压在何处。下午3点时至3点20分,众人分别出坑。专家们勘验后初步研判,灾变原因以煤尘爆炸的可能性最大[f];会勘人员强调,未发现人为因素迹象。[19]

余生[编辑]

周宗鲁在警方护送之下返回其位在三峡之住家,并对外表示此次再度入坑已印证其先前所说之事;在重获清白之余,他表示其日后将不再下坑工作。此外,他也提及曾至三峡镇长张秀丰住处致意及向妇联会总干事王亚权之探望答谢之事。[19]

此后,周宗鲁因吃人肉维生一事饱受责难;在向死者家属恳求并获得谅解后,他方从其中阴霾逐渐走出[20][21]

1988年前后,周宗鲁进入神学院[哪里?]就读[20],并于其后在新店乌来等两处教会担任牧师九年[21]

晚年[编辑]

2007年12月9日,周宗鲁在其重生二十三年之日带着记者重回灾变现场。当他走到已尘封多年的坑道时,他突然跪下且口中念念有词。[1]

在其三名子女成家后,周宗鲁与妻子在三峡河畔颐养天年。但是,因其矽肺病发作,其人生中最后几年皆须依靠呼吸器维生;在其人生最后一年,他因肺部衰竭严重而经常进出医院,但仍心系于传道事务。2014年,他在接受《中国时报》记者专访时被问到其吃人肉之抉择,他答道:“因为活下去,也代表另外九十三人的生命仍延续著。”[20]

2016年6月14日,周宗鲁因肺病导致器官衰竭,在家人陪伴之下离开人世。[20]

注释[编辑]

  1. ^ 1984年在6月20日、7月10日、12月5日,台北县土城乡海山煤矿、瑞芳镇煤山煤矿三峡镇海山一坑煤矿,此三座台湾煤矿接连发生3次矿灾,死亡人数共近300人,震惊全国[1]。11月27日三峡消防分队及12月3日海山一坑矿方,均接获将发生矿灾的警告电话[3]
  2. ^ 同年11月27日,七本东坑道就发生引爆炸药误失事件,造成两名矿工受伤,未查出是何人引爆误失[5]
  3. ^ 周宗鲁非唯一获救者,12月5日当天坑口,矿工王黄德在离坑口约六百米处的本斜坑获救[6]
  4. ^ 中华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侵害、损坏尸体有罪;但刑法第廿四条则规定: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体、自由、财产之紧急危难而出于不得已之行为,不罚[12]
  5. ^ 技术人员依爆炸第一现场分析爆炸原因,认为相当可疑。因爆炸第一现场通风量足够三百人工作所需,不可能发生瓦斯爆炸。同时现场为台车交换地点,设有自动洒水清洗煤尘设备。再来是矿务局所做的试验,在一立方米空间,煤尘容许量超过安全廿倍时,十次火星只有一到两次机会引爆。煤矿的电缆有防护金属皮,断折破损的概率非常微小。矿务人员因而怀疑是爆炸是人为。论点的另一旁证,是本斜坑因巨爆引起大落磐,有多人死在本斜坑。有说法是本斜坑是受到又斜及再斜坑爆炸后,引起的连锁爆炸而发生落磐。不过,矿务局人员解释爆炸后的风爆与火焰都采直线进行,又斜与本斜间的联路片道皆弯曲,所以爆炸第一现场引起的风暴,要经过两处弯道来引起连锁爆炸的机会极低。[13]
  6. ^ 台湾煤矿方常以风扇将煤尘由开掘处向外吹,并随空气向唯一的出口的矿口漂浮,故离矿口不远处有相当多的煤尘。台车进出造成的风会吹起地面的煤尘,增加空气中的煤尘浓度。而且,上下换班时,台车铁轮和铁轨的摩擦或撞击产生火花。这些因素造成尘爆机率大。[18]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张志勤. 〈海山一坑煤矿传灵异〉. 《时报周刊》 (台湾: 时报周刊出版社). 2007-12-18, (第1556期) (中文(台湾)‎). 
  2. ^ 2.0 2.1 2.2 2.3 曾伯加. 地层下老兵不死 “我终于活了”!吃人肉饮泉水绝境想寻短 秉信仰念妻儿摸出求生路. 《联合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3. ^ 3.0 3.1 海一灾变不排除人为因素 情治单位正多方搜证调查. 《民生报》. 1984-12-12 (中文(台湾)‎). 
  4. ^ 4.0 4.1 黄福其、王长鼎、王汝聪. 海山矿灾唯一幸存 喝馊尿 吃人肉 周宗鲁:我只想活下去. 《联合报》. 2010-10-14 (中文(台湾)‎). 
  5. ^ 5.0 5.1 寻找疑点 防爆人员入坑了解 检方查询追究刑责 周宗鲁担任煤层爆破‧灾变前携炸药入坑. 《联合报》. 1984-12-11 (中文(台湾)‎). 
  6. ^ 6.0 6.1 6.2 赖始全、刘晓宁、刘重善. 谜 周宗鲁所描述脱困路线 矿务专家认为不可思议. 《联合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7. ^ 7.0 7.1 相验三具割损尸体 与周宗鲁说法吻合 澄清矿灾疑团‧他愿接受调查. 《联合报》. 1984-12-13 (中文(台湾)‎). 
  8. ^ 爸爸回来放心了 矿工女儿吐心声. 《联合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9. ^ 奇迹 地层下九十多小时 周宗鲁活著出来了 忍死煎熬四昼夜‧求生艰难吞人肉?. 《联合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10. ^ 原彰. 矿灾馀生争相探视 妻子儿女门前谢客. 《民生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11. ^ 曾伯加. 周宗鲁昨接受体检 劫后馀生喜不自胜 精神很好说话减少. 《联合报》. 1984-12-11 (中文(台湾)‎). 
  12. ^ 万不得已痛苦抉择 法界人士认周宗鲁无刑责. 《民生报》. 1984-12-10 (中文(台湾)‎). 
  13. ^ 13.0 13.1 海一坑内发现“疑似爆裂物”! 矿灾祸首可能“有意制造的”?. 《联合报》. 1984-12-12 (中文(台湾)‎). 
  14. ^ 14.0 14.1 周宗鲁否认是爆破工 带入坑炸药已被找到 检方侦讯疑点多‧若干情况不合理 逃生路线行不通‧强调一定会找到. 《联合报》. 1984-12-12 (中文(台湾)‎). 
  15. ^ 情治单位主动调查矿灾 搜集三次资料‧研究一切“巧合”. 《联合报》. 1984-12-12 (中文(台湾)‎). 
  16. ^ 调查矿灾真正原因 情治单位追根究抵. 《联合报》. 1984-12-13 (中文(台湾)‎). 
  17. ^ 17.0 17.1 张安荞. 〈台北都会〉废矿场变护理之家 抢手. 《自由时报》. 2016-07-26 [2017-01-06] (中文(台湾)‎). 
  18. ^ 钱曾麟. 《民生论坛》爆炸的原因应予理性探讨. 《民生报》. 1984-12-16 (中文(台湾)‎). 
  19. ^ 19.0 19.1 检警人员会同矿局人员下坑 会勘海一煤矿灾变现场 初步认系煤尘爆炸引起 周宗鲁陪同查证逃生路线 出坑后昨已返家. 《联合报》. 1985-01-17 (中文(台湾)‎). 
  20. ^ 20.0 20.1 20.2 20.3 叶德正. 吃人肉躲过死劫 海山矿灾唯一幸存者 走了. 《中国时报》. 2016-12-06 [2017-01-06] (中文(台湾)‎). 
  21. ^ 21.0 21.1 海山矿灾幸存者 饮尿食人求生. 《Upaper》. 2010-10-14 (中文(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