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非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南關係
China和South Africa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南非
外交代表机构
中國駐南非大使館 南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田學軍 大使 蘭加

中国-南非关系中南关系),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南非共和国(以下簡稱「南非」)之间的双边外交关系。

歷史[编辑]

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取消以前,两国在官方上不存在外交关系,甚至处于非正式的敌对状态。朝鲜战争中,参加联合国军的南非空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抗。[1]南非与退居台湾的中华民国有着紧密的外交关系。中国与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有着紧密的关系,并对其给予支持与帮助。

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制政权倒台,非国大领导人曼德拉成为总统。由于中国在南非种族隔离时期对非国大给予了支持和帮助,中南建交成为一件看起来理所应当的事。然而,当时实行“務實外交”的中华民国政府对非国大提供了1100万美元的資金支援,使得曼德拉认为与中华民国立即断交是“不道德的”,中南建交就此搁浅。时任中国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对非洲八省领导者进行了访问,八位领导由于皆为非国大成员,对中南建交表示支持,对曼德拉从内部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香港主权移交成为中南建交的催化剂。南非在香港有着经济利益并设领馆。香港回归以后,南非驻港领馆将被关闭。有迫于此,1997年1月。南非邀请中方赴南谈判。6月,南非代表赴京谈判。南非方面同意与台湾断交,废约,闭馆。中方同意南非保留其驻港领馆从7月1日至12月31日。民航安排及互免签证待遇暂时不变。[2] 1997年12月30日,中南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南非共和国政府关于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宣布决定自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起相互承认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3]

经貿關係[编辑]

1992年时,中南贸易总额为1400万美元。到1998年中南建交时,中南贸易总额增长到了14亿美元。2010年,两国之间贸易值增至256亿美元,[4]南非主要向中国出口第一产业。2010年12月,中国正式邀请南非加入“金砖四国”。[5]南非将拓展与包含中国在内的“金砖四国”的 贸易关系。此外,在约翰内斯堡交易所上市的Naspers公司是腾讯公司的最大股东。[6]实行改革开放的中国,在消除贫困,促进经济发展等方面取得了成果,南非政府愈来愈希望借鉴中国的成功经验来发展国家。[7]南非国内也有声音呼吁南非总统学习中国。[8]

据各媒体报道,自2000年至2011年,南非大约确立了37个中国官方的开发性金融(development finance)项目。这些项目包括南非发展银行国家开发银行间价值25亿的合作协议,金川矿业出资8.77亿美元在南非兴建铂金矿场[9],以及华强集团出资2.5亿在约翰内斯堡修建主题公园[10]

钱其琛的秘密访问[编辑]

九十年代初期,中南建交以前,中国原外交部部长、国务委员钱其琛曾秘密访问南非,以会见高级政府官员与视察未来的使馆馆舍。时任南非外交部部长皮克•博塔(Pik Botha)打断了此访,未能让钱其琛参加南非民主大会(Convention for a Democratic South Africa,CODESA)。1991年10月,一个皮克•博塔参加的南非代表团赴京,以会见钱其琛。

达赖问题[编辑]

1996年,达赖喇嘛访问南非,拜见了时任南非总统曼德拉。此后,达赖分别于1999年和2004年访问南非。2009年3月,达赖被南非官方拒绝入境[11],以免对南非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造成负面影响。这引发了南非国内的一场关于与中国政经关系的政治辩论,反对者谴责政府背叛了南非主权。[12]支持者认为让达赖访南会造成中南关系消极的结果,并指出中法商界关系因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而受到影响。

2011年10月,达赖受邀在德斯蒙德·图图的八十周岁生日庆典上发表演讲。达赖方面谴责南非政府因受中国政府施压而推迟其签证申请。南非政府否认受中方施压[13]并反驳达赖未提交任何签证。生日三天前,达赖宣布因未期望获准签证入境南非,将不出席庆生活动。[14]图图发表回应称非国大政府“比种族隔离制政府还糟糕”并声称政府应如阿拉伯之春的方式被推翻。达赖以视频的方式参加了该庆典,声称中国是一个“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由伪君子运作”的国家。反对者和南非全国总工会(COSATU)谴责非国大政府“背叛了南非的主权和宪法”。[15]

南非华人[编辑]

參見:南非华人

南非华人是南非的中华民族移民族群。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先从荷兰殖民时代开始移民南非开普殖民地。自2000年开始,大约有35万中国移民来到南非定居,这些移民大多来自中国大陆。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