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省戒嚴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灣戒嚴時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店區二十張的景美軍事看守所
景美軍事看守所主樓
臺灣戒嚴時期各種短命的黨外雜誌

臺灣省戒嚴令》,正式名稱為《臺灣省政府、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佈告戒字第壹號》,是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主席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於1949年5月19日頒佈的戒嚴令,宣告自同年5月20日零時(中原標準時間)起在臺灣省全境實施戒嚴,至1987年由總統蔣經國宣佈同年7月15日解嚴為止,共持續38年又56天。此戒嚴令頒布時的臺灣省轄區包含臺灣本島與周邊附屬島嶼、以及澎湖群島

這是臺灣第二次實施戒嚴,第一次戒嚴是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由臺灣省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陳儀所發布。在臺灣歷史上,該戒嚴令實行的時期又被稱為「戒嚴時代」或「戒嚴時期[1]

背景[编辑]

由於第二次國共內戰情勢對中國國民黨所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趨於不利,1948年(民國37年)12月10日,總統蔣中正發布戒嚴令,史稱第一次全國戒嚴令,而與戰場較遠未受到影響的新疆省西康省青海省臺灣省西藏地方則不在範圍之內。直到1949年(民國38年)5月19日,臺灣省全境宣佈自20日起戒嚴。

《臺灣省戒嚴令》頒佈後,中華民國政府在中國大陸的统治情勢持續惡化,1949年(民國38年)7月7日,代理總統李宗仁發佈第二次全國戒嚴令。國民政府於1949年,(民國38年)12月遷抵臺北市,而中國大陸大部分領土則被中國共產黨控制,兩岸開始進入長期對峙狀態,此戒嚴令開始成為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穩固統治的重要法律,並等同宣布臺灣處於如戰爭般的緊急狀態

戒嚴區的劃分[编辑]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臺灣全境分為5個戒嚴區:

其他相關法令[编辑]

從戒嚴令頒佈直到1949年(民國38年)底,中華民國政府相關單位陸續頒佈了一些相關管制法令。較爲重要的有:《戒嚴期間防止非法集會結社遊行請願罷課罷工罷市罷業等規定實施辦法》、《戒嚴期間新聞雜誌圖書管理辦法》、《懲治叛亂條例》等。

連坐保證制度[编辑]

臺灣省政府在1949年(民國38年)7月9日開始全面實行省政府員工的連坐保證制度,未有保證人具保者不予雇用。在此之前,最早由臺中市於5月16日對轄內公務員與教師實施的連坐保證制度。從公務人員開始,該制度逐步擴及到臺灣社會幾乎所有公私機構單位,成爲戒嚴時期遍及臺灣絕大多數人口的基本政治審查制度之一。部分內容至今仍存在於臺灣一些公司行號的人事作業流程中。

1950年(民國39年)4月3日,臺灣省政府頒布「臺灣反共保民委員會組織辦法」[2]:310,並令各縣市尅日成立[2]:310

戒嚴令的解除[编辑]

中視新聞的解嚴新聞快報字卡
1987年7月14日,蔣經國正式宣佈,臺灣於次日零時起解嚴

1980年代中期開始,臺灣開始出現要求徹底解嚴的運動,尤其以1986年5月19日黨外運動人士於臺北市中山堂舉行的519綠色行動最為重要,示威抗議的民眾高舉「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百分之百解嚴」等標語。

1987年7月14日,總統蔣經國頒佈總統令,宣告臺灣地區自同年7月15日凌晨零時起解嚴,解除在臺灣本島、澎湖與其它附屬島嶼實施的戒嚴令[3](簡稱「解嚴」),在臺灣實施達38年又2個月的戒嚴令自此走入歷史。總統令同時還宣佈廢止戒嚴期間依據《戒嚴法》制定的30項相關法令,而國防部也對237位於戒嚴時期遭軍法審判的民眾予以減刑或釋放。

而接近中國大陸福建省金門縣連江縣依照1956年(民國45年)6月23日行政院令頒布之《金門、馬祖地區戰地政務實驗辦法》實施戰地政務[4][5]。而國防部於1991年《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廢止同年5月1日以金馬位處前線,與敵相鄰,且在共軍火砲射程之內,隨時有遭受攻擊之虞,在中共尚未放棄武力犯臺之前仍屬接戰地域,外島指揮官在戒嚴情勢仍存在的情況下實施臨時戒嚴(二度戒嚴);直到1992年11月7日同時解除臨時戒嚴與戰地政務,歷時近43年。[6]立法院於2017年12月5日通過制定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即以1992年11月7日界定「威權統治時期」之迄日。[7]

解除戒嚴後的影響[编辑]

解除戒嚴對臺灣社會帶來以下改變:

  • 中華民國國軍軍事管制範圍縮減,行政、司法機關職權普遍擴張,山地管制區由119個大幅減為61個,臺灣本島沿岸海哨撤哨。
  • 中華民國國軍徵集役期自解嚴後逐步縮短,朝募兵制方向推行。
  • 落實《中華民國憲法》第9條平民不受軍法審判之規定。
  • 因《中華民國憲法》部分條文並不適合解嚴後的臺灣,因此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強化臺灣的民主化,目前已完成第七次增修。
  • 2013年爆發洪仲丘事件,促成立法院三日內修正《軍事審判法》,軍法官、軍事檢察官走入歷史。
  • 出入境及出版物的管理由國防部移交內政部警政署行政院新聞局負責。1987年12月1日,臺灣新聞局宣布,自1988年1月1日起,開放報禁[8]:429。解除報紙限證在29家、每份限三大張、限印於發行地點內之束縛。
  • 1987年11月5日,行政院會議通過《人民團體組織法草案》,將政治團體列為人民團體之一,受該法約束。新籌組政黨有二十多個;直到1989年1月2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各政治團體均得依法自由成立,「並從事選舉自由活動」[8]:429。開放民眾登記政治團體,人民可依法組黨結社、組織參加集會遊行及從事政治活動。
  • 戒嚴時期高中職學生被強制要求加入中國國民黨,解嚴後這項規定被廢止了。
  • 開放去中國大陸探親、旅遊,不再明令禁止與中國往來,這項政策讓當時的臺灣社會從漢賊不兩立的立場中轉變。
  • 戒嚴時期中央銀行委託臺灣銀行印製新臺幣新臺幣一直被政府視為「區域貨幣」,而不是「國幣」。隨著解嚴後新臺幣被臺灣社會視為「國幣」,2002年6月30日立法院廢止「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新臺幣紙鈔正式由中央銀行發行,並成為正式的「國幣」。
  •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後,政治體制並未明確規定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不過戒嚴時期「中華民國總統」一直是權力的象徵,因此臺灣社會多半認定中華民國是「總統制」國家。解嚴後隨著《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制定,中華民國總統開放全民直選,朝「半總統制」發展,但也引發中華民國總統有權無責、中華民國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的情形,因此要朝「總統制」發展,還是「內閣制」發展,目前還在臺灣社會爭論中。
  • 解嚴後部分公營事業已經民營化,如中華電信第一銀行(等其他公股銀行)、臺汽客運(現為國光客運)等公營事業。目前臺鐵臺灣中油公司臺灣電力公司是否應民營化,也是臺灣社會爭論的議題。
  • 1991年5月1日,總統令公布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不再承認中國是叛亂團體,而臺灣警備總司令部也被廢除。
  • 1991年12月1日,立法院、監察院、國民大會的第一屆委員全體退職,「萬年國會」結束。
  • 1992年5月1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廢除《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
  • 解嚴後許多事項政府不再實行管制,各主管機關行政裁量權必須以法律為依據。
  • 解嚴後政治走向開放競爭,1994年直轄首長臺灣省長臺北市長高雄市長開放民選,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開放民選。2000年出現首次政黨輪替中華民國首位女副總統,2016年更首次出現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也帶動解嚴後女權提升。
  • 2005年6月10日,國民大會正式被廢止,修憲權回歸立法院。
  • 戒嚴時期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是不能說的秘密,解嚴後受到政府重視,並公開道歉及賠償。
  • 解嚴後立法院、地方議會、民代機關素質不一,貪汙、黑道漂白的情形增加,因此主張國會、議會改革的聲浪不斷。
  • 解嚴後政府因國庫負債增加,於2012年進行政府瘦身,對於不必要的政府單位進行革除,但效率不彰,不必要的政府單位雖已進行革除,但又新增了單位,而臺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等冗員單位卻沒被廢止,被人批評為越減越胖,並沒有減少政府的財政負擔。
  • 解嚴後2004年1月2日立法院制定《公民投票法》,目的是在廢除國民大會後改由全體國民行使主權,擁有增修《中華民國憲法》的權力。但臺灣主要兩大政黨國民黨、民進黨的公投法草案中都加入了所謂雙二一的限制,投票人數達全國總投票權人數二分之一以及有效贊成票達投票人數二分之一方得通過公投案。與世界各國的公投法相比更為苛刻的高門檻使公投難以通過,被人戲稱為「鳥籠公投」。2017年12月12日立法院修正《公民投票法》,將改採簡單相對多數決,僅須同意大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數的1/4(約450萬人)即可通過,另外立法院也三讀通過「不在籍投票」。
  • 解嚴後主張修改《中華民國憲法》的固有疆域、首都位置的人逐漸增加,但因內部中國國民黨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等強權勢力介入,使得修憲困難。
  • 解嚴後主張「公民投票權」下修至18歲的人也開始增加,終於在2017年12月12日於立法院三讀通過「公民投票權」下修至18歲。
  • 戒嚴時期對學生嚴禁講方言,只能說國語(北京話),因此閩南語客家語臺灣原住民族語都被限制在公開場合禁講,如在學校說了方言,學生會被掛狗牌已示懲戒。解嚴後,閩南語客家語臺灣原住民族語不再被禁止。
  • 解嚴後教育走向多元,尤其戒嚴時期高中職以下課本交由國立編譯館主編,解嚴後高中職以下開放民間主編,大學也逐步開放廣設,考試制度也走向由學測取代聯考。
  • 戒嚴時期只有臺視(由臺灣省政府經營)、中視(由中國國民黨經營)、華視(由國防部經營),俗稱老三台。解嚴後於1993年開放有線電視競爭,老三台正逐步式微,隨著電視頻道走向多元,政府立法規定政黨、政府、軍方不得經營電視頻道。
  • 戒嚴時期的廣播頻道只有中國廣播公司(由中國國民黨經營)、中央廣播電台(由中華民國政府經營)、正聲廣播公司(由國防部經營)三家廣播公司,解嚴後於1993年開放民間廣播電臺競爭。
  • 解嚴後髮禁也被解除,因沒有明令規範,因此還有許多高中職以下公私立學校設有髮禁,直到2005年教育部明令高中職以下公立學校髮禁正式解除。
  • 解嚴後學校教官的功能受到質疑,因此開始有教官全面退出校園的主張。
  • 解嚴後美國、日本、韓國等強勢流行文化進入,帶動美國好萊塢電影、日本電視劇韓國電視劇次文化及流行服飾在臺灣社會的普及與流行。
  • 解嚴後宗教團體也隨之開放,不再限制。但因宗教團體倍增,使得宗教亂象增加,宗教財產規避的情形嚴重,因此有了《宗教團體法》出現,但因宗教團體反對,至今仍未在立法院三讀通過。
  • 解嚴後戒嚴時期的禁書、禁歌也解禁。
  • 解嚴後電影院正式施行電影分級制度,不再因為電影常因政治聯想等因素被禁播,電影院在戒嚴時期播映前需要唱國歌,1990年代逐步取消。2015年5月2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電影法修正案》,電影院播映電影前免政令宣導。電視也於解嚴後施行電視分級制度,與電影院一樣,電視開播前取消唱國歌(戒嚴時期開播前需要唱國歌)。
  • 解嚴後臺灣社會對於同性婚姻的問題也逐漸認識,2015年8月20日同志平權運動者祁家威提出釋憲聲請,2017年5月24日,中華民國大法官公布釋字第748號,宣布現行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及平等權已屬違憲,行政與立法機關需在兩年內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兩年後若未修法完成,同性伴侶將直接適用現行民法加以保障同性婚姻的自由平等。
  • 戒嚴時期政府對臺灣股市的上市要求嚴格,解嚴後政府開放股市上市,因此在解嚴後的第二年(1989年6月19日),臺灣股市首次站上10000點關卡。
  • 解嚴後人權議題被討論,其中警察執法問題、司法改革問題、死刑存廢議題等,都是解嚴後被臺灣社會所關注的。
  • 解嚴後臺灣治安相較於戒嚴時期更加不好,因此主張臺灣引進鞭刑的人越來越多。
  • 解嚴後勞工運動開始出現,1988年5月1日臺灣首次出現臺鐵1400名司機員大罷工的事件,此後勞工運動風起雲湧,迫使政府不得不重視勞工權益。
  • 解嚴後街頭運動頻繁出現,許多團體以上街頭的方式,表達對時局或政府的不滿。
  • 學生運動在戒嚴時期是被壓制的,解嚴後也逐漸凝聚,成為一股新的年輕力量。(如1990年野百合學運及2014年太陽花學運)
  • 解嚴後國家認同的問題面臨考驗,部分團體開始有支持臺灣獨立一國兩制的主張,中華民國的國家認同受到挑戰。
  • 戒嚴時期左派思想、左派思維受到反共影響而受到壓制,解嚴後左派理念在臺灣社會崛起,尤其在1980年後出生的臺灣人,因不滿臺灣社會兩大政黨「傾右重商」,因此左派理念在1980年後出生的臺灣人開始流行,雖然這些人不一定對馬克思主義推崇,但對於1970年後臺灣社會長期的重商主義感到憤怒。
  • 解嚴後臺灣社會環境保護意識抬頭。[原創研究?]

戒嚴令的影響[编辑]

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一道長約十來公尺的石牆上,刻滿當年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

頒佈戒嚴令是影響臺灣社會發展的重要歷史事件。依據《戒嚴法》規定:「在宣布戒嚴期間,由戒嚴地域的最高司令官掌管行政事務及司法事務」,政府為便利戰時管理而在國共內戰期間執行,人民自由與基本人權,包括集會、結社、言論、出版、旅遊等權利被限縮,即所謂黨禁、報禁、海禁、出口旅遊禁等,在此段時期言論自由受到普遍限制。政府用相關法令條文對共產黨人、政治上持異議人士(多為黨外人士)進行逮捕、軍法審判、關押或處決.負責執行的臺灣警備總司令部在時任的中國國民黨委員長指示下徹底執行,此間臺灣常有人突然失蹤,不時傳出冤獄,俗稱「白色恐怖」。

戒嚴的實施為臺灣的政治、經濟發展提供了相對穩定的中央集權與現今社會基礎。戰爭驅使國民政府在戒嚴時期推行耕者有其田三七五減租幣制(戰爭導致奔馳型物價膨脹,原先的「臺幣」改制為「新臺幣」沿用至今)等戰時政策、及十大建設等一系列重大經濟政策與基礎設施建設,臺灣產業形態由農漁業爲主轉為以輕工業製造與商業服務業為主,人民所得與生活水準均顯著提升。

戒嚴使共產主義甚至包括社會主義民生主義等左派主張在臺灣難以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法統治臺灣,使得臺灣的國際地位更加複雜化。國民黨政府官方亦積極宣導反共意識形態及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權力集中於少數人手上,貪汙腐敗無民主;附加上解嚴後臺灣急速的民主化及自由化,使得臺灣民間更加珍惜,使共黨甚至相關之左派更受到臺灣人民歧視及排斥[9],雙方互信低,迄今兩岸官方仍未進行直接政治談判,僵局持續至今。

政治關聯案件人數統計[编辑]

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蒐集整理戒嚴時期死刑犯名單,截至2013年底的統計,共1061人。[10]

根據前立法委員謝聰敏的統計,自1950年(民國39年)起迄1987年(民國76年)解除戒嚴爲止,臺灣政治相關案件,牽涉人數達140,000人,主要用來槍決共產黨匪諜、親共者與政治犯。1996年(民國85年)6月4日,謝聰敏在臺北告訴陶涵英语Jay Taylor,官方宣佈抓人數字是29,407人。如果王昇估計大約百份之十五被捕者遭到槍決是正確無誤,這三十八年間,處死的總數在4,500人左右。[11]:229-230

據中國大陸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導,1949年(民國38年)前後中共共派出1500餘名特工進入臺灣,被國民黨當局審判處決的有153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聯絡部於2013年(民國102年)12月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建設無名英雄廣場來紀念這些人員。[12]

程序不合法之爭議[编辑]

2009年,前總統府國策顧問謝聰敏(1964年與彭明敏魏廷朝起草《臺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判10年、又在1971年花旗銀行爆炸案遭誣陷被捕入獄15年)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團體指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當年發布的戒嚴令未依法按級呈報代總統李宗仁,再由總統提交立法院追認,因此,依法無效。中國國民黨政府依無效的戒嚴令侵害部分人士的人身自由及財產權,但司法院大法官卻不受理釋憲,他們要求監察院彈劾大法官、糾舉大法官失職。[13][14]

2010年,監察委員黃煌雄等提出調查報告指出1948至1949年有三次戒嚴令,1949年5月20號發佈的第二次戒嚴令是否有依戒嚴法第3條送立法院追認無從考究,1949年11月22日第三次的戒嚴令如未經總統宣告發布(李宗仁代總統當時並不在中華民國境內,不可能簽字公告,不符憲法第39條規定),形式要件不完整,法定程序有瑕疵,則戒嚴令因欠缺形式法效而失效,軍事審判機關的審判權就有瑕疵,戒嚴時期因案被宣告沒收之財產「恐須重新審酌」,當然也會發生其後的救濟問題。但最終相關法律的認定是司法院大法官會議[15][14][16][17]

謝聰敏等人對監院的調查結果感到振奮,他們表示自己因為在戒嚴時期遭到軍法審判而坐牢,如果監委認定戒嚴令有瑕疵,那麼當時的審判就站不住腳,他們將根據這項調查報告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爭取平反冤獄賠償。[14]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管碧玲表示沒有依照憲法程序實施戒嚴令是違法、不合法的,「不合法的戒嚴令實施後,使多少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因此受到剝奪、被軍事審判,這些怎麼辦?應該要慎重研議國家補救的體制!」被列入黑名單的立委蔡同榮也說:臺灣人很無辜,實施戒嚴令讓海內外的鄉親受害很大,他因此在美國30年卻有家歸不得,他要求政府應該追查相關法律責任、補償。[18]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 台灣演義 台灣戒嚴史. 2010-10-17 [2010-10-17]. 民視新聞台 (中文(台灣)‎).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2. ^ 2.0 2.1 張之傑等 (编). 《20世紀臺灣全紀錄》. 台北: 錦繡出版社. 1991. 
  3. ^ (中華民國)全國法規資料庫入口網站 - 臺灣地區解嚴令
  4. ^ 金門、馬祖地區戰地政務實驗辦法
  5. ^ 金門百科beta 戰地政務時期
  6. ^ 連江縣議會 - 解除二度戒嚴
  7. ^ 〈制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9屆第4會期第11次會議,立法院國會圖書館
  8. ^ 8.0 8.1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 台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 
  9. ^ 台灣民調:國民黨與中共好感度遠遜民進黨「...這份用「好感指數」作為指標的調查是以50作為基凖,50以上指數代表有好感,其指數數字越高代表好感越高,50以下數字越低則代表越反感。在兩岸三黨中民進黨的好感指數是49.9,國民黨好感指數是34.9,中共的好感指數則為30.8。」
  10. ^ 被槍決部份名單 (PDF).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2013-12-21]. 
  11. ^ 陶涵著、林添貴譯.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台北: 時報文化. 2000. 
  12. ^ 社评:1100英雄就义台湾,人民不会忘却. 《环球时报》. 2013-12-18. 
  13. ^ 白色恐怖受難者 控訴大法官失職, 臺灣時報, 2009-4-6
  14. ^ 14.0 14.1 14.2 監院報告:38年戒嚴令 發布有瑕疵, 公視新聞, 2010-8-11
  15. ^ 監院調查38年戒嚴令有爭議, 中央通訊社, 2010-8-11
  16. ^ 臺灣發布戒嚴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監察院提調查報告, 監察院, 2010-8-11
  17. ^ 2010年監察院人權工作實錄:第1冊 公民與政治權利, 監察院, 2010
  18. ^ 監院稱38年戒嚴令實施有瑕疵 綠委:慎重研議補救體制, Nownews, 2010-8-12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